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正文

踩桥,往后余生请指教!

http://www.56wl56.com/ 2019-03-06 13:30:56
  在凤凰寨,村人都说,宝贵长大后一定是个孝子,因为在全村的细伢崽中,就数他最疼爹娘。但后来事实证明,村里人全看走眼了,长大后的宝贵不但不孝,而且是个十足的白眼狼。

事情还得从宝贵的父亲死后说起。这时,宝贵已大学毕业,并且已参加了工作,娶了妻,生了子,乡下的母亲呢,则人过六十日偏西进入了暮年。本来,做娘的希望,有朝一日,儿子长大后,能继续像儿时一样孝顺自己,让自己过上几天舒坦的日子,也不枉养育了他二十多年。但后来老人发现,儿子长大后,尤其是大学毕业进城工作后,儿子变了,变得自私了,脾气也日见长。回家来,他从来没好脸色给母亲,仿佛前八辈子老人欠了他什么似的。渐渐,老人心冷了。同时,老人也是个要强的人,你不孝顺,那好,咱不靠你,咱自己地里刨食讨生活。但人强强不过命,老人六十岁生日后没几天,去山上打柴不小心从一道高坎上摔下来,摔折了腿,也扭伤了腰。这样子,别说再去地里刨食养自己,就是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也难。偏偏船破又遇顶头风,这时,经常在生活上帮衬和关顾自己的女儿在一次外出时遇车祸送了命,使老人完全失去了依靠。无奈,老人只好央托村里人给宝贵写了一封信,让宝贵看在生他养他二十多年的分上,捎几个钱回来,可怜可怜苦命的娘。

岂料,宝贵接信后只寄回去二百块钱就撒手不管了。以后,老人来信或村里人登门,宝贵只一味地诉苦,说自己单位效益不好,虽然当着一个小科长,每月的工资还不到一千块(实际每月有二千多),城里的开支又大,他都快穷成叫花子了。这话谁都能听明白:他现在只能顾自己,没钱给老人。那作派,那口气,十足一副白眼狼的嘴脸。

当然,宝贵对母亲不孝,对妻子却十分慷慨。也不知从哪天开始,从来不打麻将的妻子忽然对这玩意儿来了浓厚的兴趣,而且一迷上就陷进去不能自拔,于是,每到宝贵发工资的日子,她总要从宝贵手里要走几百块钱(他们家宝贵当家),然后,在宝贵的脸上甜甜地亲上一口,屁颠屁颠地往打麻将的地方走去了,不到半夜不归屋。下次发工资的日子,妻子依然如此,甚至有时还多要一二百块,说这段时间手气背,老输,她想用这钱扳一把。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两年中,宝贵没回过乡下,也没给母亲寄过一分钱。母亲呢,也仿佛对宝贵彻底失望了,没来信,也没让人捎话给他。

且说这天,一个村人忽然登门,说村里建了一座桥,现在桥已建成,让宝贵回去参加通桥典礼。本来,宝贵不想回去,怕村里人骂他不孝是个忤逆子,后来,架不住妻子和儿子劝说和撒娇,他只好硬着头皮点了头。

一回到家,宝贵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出门。因为他知道,村里有个规定,每隔一二年,村里都要对村中最孝顺的人进行一次奖励,奖励分精神奖励和物质奖励。精神奖励就是,如果这年村里正在搞一项较大的工程,如修公路,就让那个最孝顺的人去挖开工第一锄;如果建桥,通行那天,就让那个最孝顺的人第一个从桥上走过去,名曰踩桥。如果没有这些工程,村里就搞物质奖励,即腊月三十晚上办一桌丰盛的酒席,把那个最孝顺的人请去,让他(她)坐首席。这是一份敬重,也是一份礼遇。

那么,今天踩桥的那个人会是谁呢?宝贵正想着,门忽然被推开,村主任和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走了进来,进门就恭敬地请他去踩桥。

宝贵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连忙说道:“不不不,主任,各位老叔,我知道,我不配,你们这是骂我。”

“你就别谦虚了。宝贵,谁不知道,这两年,咱凤凰寨就数你最孝顺,每月那么点钱,却月月定时给娘寄来五百块,并且年是年,节是节,让你娘老有所养,病有所靠。此外,这次村里修桥,你一下捐了八千块,是咱村捐钱最多的人。所以,于公于私,你都是个大孝子,是个热恋故土的人,这次踩桥,非你莫属。”

村主任的一席话,让宝贵全懵了。因为,这些钱他根本就没寄过。这是怎么回事呢?正困惑,看见妻子雅芬从门前走过,心里一动,赶忙追了出去。

刚开始,妻子不肯说,后来,架不住宝贵一再追问,雅芬才说了实话:这些钱都是她寄回来的。

“你哪来钱寄给娘?”

“每月你发工资时不是从你那里要了几百块嘛。”

“你不是拿去打牌了吗?”

“我要是说寄给娘,你肯给?”

“可是,每次拿到钱你就去麻将场了啊。”

“我那是虚晃一枪,然后去外面转,捱过几个小时,再回来骗你说是去打麻将了。”

“那捐给村里的八千块钱呢?”

“是我平时攒的,看看太少,我又把你结婚时买给我的项链、戒指都给当了,凑了个整数。我知道,乡下人最看重知恩图报,你是我男人,我可不愿意看到乡亲们戳你脊梁骨。再说,凤凰寨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你也该出点力。”

“钱是你寄给娘的,你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呢?”

“为了咱儿子小宝,我们都是做父母的人,将来也要老的,我可不想让咱儿子变成第二个你,对老人不孝。所以,每次寄钱,我都带着小宝一起去,并告诉他,这钱是你让寄的,然后让他在汇款单上填上你的名字,把钱寄给乡下的奶奶。”

踩桥开始了。但踩桥人换成了宝贵的妻子、儿子和母亲。在激越、热烈的锣鼓声中和乡亲们雷鸣般的掌声中,宝贵的母亲、妻子和儿子祖孙三人,每人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手拉着手,由桥的这头向那头缓缓走去。在他们身后,走着的是乡、村干部和村民代表以及十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和历年来被村里选出来的孝子。
来源 : 博客 日期:  2018-10-6

相关新闻